草木笺 | 银杏的静气

2016-01-12

如果说世间所有植物都有性情的话,银杏便是我心底伟岸俊朗周身透着静气的翩翩男子。
 
于尘世风烟里,俊美,沉稳,挺拔,健朗。风日洒然,气度不凡。立于每一方土地,那地方,便有了厚实的历史韵味和苍茫的远古气息。
 
记忆深处,最熟悉的银杏是那株植于文庙一隅的古木。形如大伞,遮天蔽日的树冠映衬着古朴典雅的殿堂,偎依着精美的飞檐翘角,雕花石刻,春来发芽,秋来落叶,沉静地看世间的风云变幻离合悲欢。
 
据史料记载,这株古木已有500多岁。如此推算,这银杏,应该是在文庙始建之初就种下的。不知是何人,在这一方文风蔚然的园子里,亲手植下了它。时空轮转,日月如梭。种树之人早已在岁月的尘埃里了无踪影,却将生命刻成一圈又一圈的年轮,飘落成写满历史经脉的片片金黄。
 
每每立于浓荫之下,我总会心怀感激。感念那位绕起衣袖荷锄挖坑,种下树苗的古人。想来,那一定是个风采翩翩知书识礼,饱读诗书却又满怀慈悲之人,因为在我心底,只有心怀美好之人才会善待世间一切生命才会与草木心心相印,也才会在这里种下一株静气的银杏。植下的这一片浓荫,庇护着小城几百年的安宁静谧,见证了小城的兴衰和历史的足迹。这银杏,是听着诗书长大的。当年在文庙中读书的文人墨客,一定曾经围着它谈文论道,吟诗作赋。一定曾在它的浓荫里舞文弄墨,纵情诗书。
 
氤氲了文墨书香的银杏成了小城里最古老的树木和最有具象的一个符号。说到蒙阳公园和文庙,脑海里就会一同浮现出这古老的树木。记忆里,当我们还是孩童的日子,它就是那样子,威严,肃穆,却又不失灵秀的立于公园一角。如今偶尔走进,它还是一样,树冠浓密,风采依旧。静静的在雁塔坊的园门前安享古城几百年的阳光雨露四季轮转。
 
春日的银杏,遒劲沧桑的树枝上一咕嘟一咕嘟的小叶芽在春光里闻风而待,舒展成一片片小扇子扇出夏日的阴凉。盛夏的银杏,苍翠,繁茂,遮天蔽日的树冠占据了园子很大的空间,让旁边那些芙蓉,紫薇,扶桑在它的荫蔽下安然盛放。深秋的银杏,悄悄换上五彩斑斓的锦绣衣裳,绿,深绿,淡黄,金黄,枯黄,各种色彩渐变于高大的树干上,汇成一幅油画般绚丽的秋意图。小城的冬日没有北方的凛冽寒冷,暖阳里的银杏,在冬日的风里悄然零落成满地金黄,那是生命极致的炫彩与辉煌,也是古木对明日的美好希翼和祝福吧。
 
因为记忆里儿时那份踩着银杏叶片的欢快,因为一直以来对银杏的喜爱,心底便一直想要和一株银杏相依相伴。家中园子宽敞,倒也适合栽植。于是不管它将来会长成何等参天大树,先寻来一株小苗种于园子中央。在书上看到说是银杏有镇宅之功,便也希望这伟岸繁茂的植物能带来家居的平安和兴旺。
 
“银杏最早出现于3.45亿年前的石炭纪,与动物界的恐龙一样称王称霸于世,至50万年前,发生了第四纪冰川运动,绝大多数银杏类植物濒于绝种,唯有在中国奇迹般的保存下来。被称为活化石、植物界的熊猫。读到这样的资料,“3.45亿年”“石炭纪”“第四纪冰川”这些字眼让我对这古老的植物心生敬意。
 
银杏,一个来自时光深处的古老物种,历经千难万险走过沧海桑田,最终还能笑傲江湖立于尘世的风烟里,以一种岁月历练而成的静气,见证时光变幻,用内心的强大彰显生命的坚韧——这样的风骨,让人赞叹。
 
读《滇南本草》,发黄的书页间详细记载了白果的性状、药用和功效。这来自远古的生命,吸天地之灵气集时光之精髓,结出的果子,却是最素洁的白色。越是丰盈沧桑的生命,越不会显露得花枝招展张扬喧嚣。一如古老的银杏,凝聚40多年的精华,才为世间奉献点点素白。
 
如今每日和自己的银杏相伴,心底便生出一个美好的梦想。待到白发苍苍之时,园子里的银杏,应该也长大了吧。到那时,我便坐在树下的草地上为小孙孙读给他写的童话——清风徐徐,黄叶飘飘,那样的画面,想想便令人喜乐满怀。
 
文章来源:巍山消息 
文章作者:忆苏
文章配图来源于网络


滇公网安备 53292702000102号

版权所有:中共巍山县委宣传部 地址:云南省大理州巍山县南诏镇大水沟街12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