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梨映雪醉早春

2017-03-22
陆向荣
  三月风来,花木盛开。所有的花都有自己的香,尽管我们不一定感知,但是不管我们是否闻到,那山野的花朵都在用自己独有的芬芳,氤氲着这春天里万紫千红的美。
  棠梨花正是这样。
  棠梨花是早春的信使。
  在故乡,在大理巍山那个叫咱烈的彝人村庄,棠梨树总是长在最偏僻、最贫瘠、最荒芜的山头或是田边地角。寒冷的冬天里,棠梨树都在盘桓,矮小丛生的身躯让你并不容易注意到它们。但是一到春天,突然,你就会发现原本荒凉的山野中爆出了大团大团的洁白的云。
  棠梨花的开放,令人猝不及防,因为,除了它,漫山遍野的林木依旧是一片萧瑟的基调。水,依然冰凉;风,依然料峭。而棠梨花,率先复苏了。开始是一朵,两朵,从棠梨树铁一般冷峻的枝干上钻出来。不出三两日,花儿就像相约来村里赶集似的,后脚跟着前脚,整丛整丛竞相怒放了。远远望去,大团大团雪白的树冠,那就是一丛丛灿烂的花树。棠梨花群落分散,山脚、山腰、山顶都有它们的影子,它们组成了一个大家族,彼此遥相呼应。一团团气势宏大、姿容华丽的棠梨花冠,炸响了无声的惊雷,照亮故乡的山坡。
  山野的花,总是矜持一些,不过分张扬,这是野生的风格。野花总归是野花,比起人工培育的花儿,它们稍显单薄。近观棠梨花,才能发现,它原来是靠数量得势。棠梨花的花瓣很小,很细碎,整朵花也就指甲盖大小。花朵疏疏朗朗,并非簇拥成团。光看远景,可能会误以为它的花枝是花团锦簇的。但是,它的每根枝条,都绽放出来了,一枝也不落下。一朵花,不起眼;成千上万朵,气势就出来了。靠着数量众多,棠梨花聚集起了华丽的气势。
  “棠梨花,煎粑粑……”熟悉的童谣中,是对幼年时光的无限怀想。那时,故乡咱烈山寨里家家户户都缺粮,棠梨花开的季节成为故乡彝人“丰衣足食”的日子,每当春雨飘洒过后,花瓣里的尘灰被雨水洗刷一清,母亲就把棠梨花采摘回家,先洗一遍,把棠梨花放在大锅里煮透,捞到小竹箩里沥尽水,再用清水泡上两三天,用韭菜素炒或者调入鸡蛋煎炸,其口味花香浓郁,口感温和,爽口下饭。要吃棠梨花粑粑,要先把它捣碎了,和上面粉,在锅里用油煎熟,味道香脆可口。如今在巍山古城的许多饭店里,就有棠梨花炒腊肉这道菜,据说还有清肺、止咳、润喉的功效,价格不菲,而一年一度的巍山小吃节上,那些棠梨花粑粑也深受都市食客的亲睐。
  由于远离了山野与村庄,现代的好多人都分不清棠梨和梨树的区别。其实棠梨就是嫁接梨树的砧木,它的树叶和花朵都和梨树都很相似,但棠梨树浑身长满了尖剌,同时它的果实比梨要小得多,棠梨果长大后呈黑色,只有手指头那么大,虽然也可以吃,但口感不好。记得小时候上山放牛时就经常摘棠梨果吃,酸涩中带着些香甜,或许,那就是童年的味道吧。
正因为棠梨树浑身长满了尖剌,所以棠梨树在村庄里经常被父辈们砍了做篱笆或是连枷。但棠梨树的生命力极强,它们除了靠种子繁殖,砍过的树桩也会发出新的枝丫,好像怎么砍都砍不光。当然,春天里的棠梨树人们是不会去砍,这并不是因为对盛开的棠梨花有怜香惜玉的心情,而是正在开花的棠梨枝条是没有尖剌的,毫无用处。
  棠梨花的花事特别短暂,半个来月,花期就到了尾声。碧绿的叶芽吐了出来。不几天,花朵渐趋凋零,绿叶迅速喧宾夺主。棠梨花主宰了春天华丽的开局,抛砖引玉,此后,各种玲珑满目的山花席卷而来,乡村迎来最艳丽多姿的场面。春天彻底统治了天下,冬寒早已销声匿迹。
  棠梨树重又归于平静,重新归隐到绿树丛中,不动声色,不问衰荣。


滇公网安备 53292702000102号

版权所有:中共巍山县委宣传部 地址:云南省大理州巍山县南诏镇大水沟街12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